抗疫英雄走了 84岁老母:我儿是个热心肠 为他自豪

首页>聚焦辽宁  发布时间:2021-01-14

  1月10日志愿者那君倒在了疫情防控环境消杀现场,经送医抢救无效去世。人生永远定格在54岁。

  10日晚上,经历了一天的悲痛之后,那君的姐姐那琦在朋友圈发了这几句话,配着弟弟参与消杀志愿服务的照片。

  这几天全家人都沉浸在无尽的悲痛中。

  13日是抗疫英雄走的第4天,家人回来看望那君84岁的老母亲。这位英雄的母亲,一遍遍地诉说着儿子的点滴。“我连最后一眼都没捞着看……”擦干眼泪,这位无比坚强的老人嘱托孙子:“好好跟你爸学!”

那君母亲哭着回忆儿子的点滴。

  “精神不倒,家就不倒”

  那君的父亲早在2010年就去世了,相伴32载的妻子、30岁的儿子、84岁的老母亲和大他1岁的姐姐,就是那君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。

  那君去世后,尽管家人想瞒着老母亲,可母子连心啊!

  那君走的第二天,老人就知道儿子去世的消息了,那君是她唯一的儿子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实,令她猝不及防,恍惚中,总是念叨:“我儿子是英雄,我儿子是英雄……”

  1月13日上午,那君的妻子朱波、姐姐那琦和儿子那嘉文一起回家看望老人,一家人在一起,话题怎么都绕不开那君。

  “我连最后一眼都没捞着看……”

  哭过之后,老人擦干眼泪,把悲伤留给自己,在女儿、儿媳妇、孙子面前,她还是大家长,她得给大家打打气.

  老人家说,“精神不倒,家就不倒。”

  母亲:儿子是个热心肠

  “我为儿子感到自豪,他不光是做消杀,平时也是热心肠。”老人断断续续地讲了很多儿子的往事,有自豪,有不舍。

  今年元旦之后的一天晚上,那君给老母亲打电话说晚点回去。回来之后,他才告诉母亲,雪天路滑,他是去送在路上遇到的一对母子了。

  母亲说:“儿子那天回来的特别晚,我特别不放心。他回来后告诉我,路上遇到一个老太太和一个妇女抱着孩子,老太太蹲在地下了,他下地一看,把老人扶起来,给送到了龙王庙。”

  “我说做得对,看着那么大岁数的老太太,应该帮。”那君母亲说,“别人要是看到我,别人也会扶我啊,所以你扶得很对!要是有什么事情,咱们有车,你别摇摇摆摆地过去了,你一定要知道你的责任是什么,你的责任不是为了自己,你能这样想就好了!”

  嘱咐孙子:“向你爸学习”

  那嘉文今年30岁,尚未成家,以前,是爸爸帮他顶着一片天,经历这次意外,这个小伙子一下子长大了。

  他安慰奶奶说:“奶奶您放心,虽然我爸走了,但是家里还有我呢。”“你一定要走你爸的道路,好好干,一定向你爸学习,你爸是你的榜样。在家庭上,你一定做到孝顺母亲,听没听到?”老人家一边拍着孙子,一边嘱咐道。

  那君家人:“感受到社会的温暖”

  自1月10日本报报道志愿者那君的英雄事迹后,引来全国众多体报道,全国各地的网友们都纷纷表达对英雄的敬意和哀思。

  那君的一位远在新西兰的亲属不能回来,她的同事给买了一束菊花表达哀思之情,她给那琦留言说:“姑姑,我同事买的一束花,大家看了都跟着伤心。”

  那君走了,一座城市都跟着哀伤。

  人间有爱,这座城市不会忘记守护过她的英雄。

  在大连,市、区、街道、社区等各级领导都来慰问家属,社会各界也以不同的形式寄托着对英雄的哀思,金山名苑小区业主自发组织悼念会,那君生前的队友们、朋友们,都表达对家属的慰问和关爱。

  “亲人已去,空留无限思念。寒冬虽冷,有爱不惧风霜。”

  那君母亲说:“感谢政府的安排,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,只是想念我的儿,也不说什么了。”

  那君妻子朱波、姐姐那琦、儿子那嘉文特意委托记者向所有人表示感谢:“谢谢各级领导的关心和慰问,谢谢市民们的心意,还有队友们的追思和网友们的留言,我们也都看到了,大家的关爱我们也收到了,谢谢大家,让我们全家感受到了来自社会的温暖。”

  那君夫妇5年捐款48次共计24104元

  “我们整理了一些素材,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用得上,我们就是希望让社会多了解一些那君,他是一位特别有爱心的人,他就在我们当中。”金普新区慈善总会微爱义工总站站长王建彬说,那君夫妇做事儿特别真、特别实。

  记者拿到了一份统计非常仔细的名单,长长的名单里记录着那君夫妇每一次捐款金额和捐款事项。经统计,自2015年9月至2020年12月的5年时间里,夫妻俩捐款48次,共计24104元。

  第一次的捐款记录是2015年9月3日,那君参加微爱义工站组织的关爱残障人士爱心活动,他们捐款500元,购买米、面、油等送到大孤山社区。

  最后一次捐款记录是2020年12月7日,为队友重病父亲捐款,这一次他们捐款200元。

  记者统计发现,那君夫妇的捐款主要用于助老、助残、助学、救急和抗击疫情等方面,少则50元、100元,多则500元、1000元。其中几笔大额捐款都是用于帮助患白血病的儿童。其中,2015年12月15日,为患病白血病少年小昊捐款1000元,2018年10月16日,为患儿小佳捐款800元。

  记者还发现,捐款名单中有多笔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相关,2020年3月1日,夫妻俩为抗疫捐款1500元,2020年3月25日购买消杀用品,那君个人捐助团队一台价值1700元的“消杀炮”,2020年7月30日,为购买防疫物品捐款200元。

  5年捐款2万多元,这对普通家庭来说,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王建彬站长说,每次捐款,夫妻俩从来没有说起过自己家的情况,他们融入到微爱义工站的爱心大家庭中,为微爱团队贡献了热情和爱心,星火不断,微爱成炬。

  “我把弟弟家情况告诉你,他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,吃得上饭,但并不富裕。”对于弟弟的家庭情况,那君的姐姐那琦很坦诚地跟记者透了底儿。

  那琦说,那君在1997年前后就从大连磁带厂下岗了,双方父母和自己有时候给那君一家贴补一些,后来那君做过草坪绿化,弟妹朱波做过售货员,退休后就是3000元的退休金,平时两口子很省吃俭用,日子过得很仔细,就是舍得给老母亲买好东西吃。

  “我弟自己吃苦,孝敬老娘,晚上回来自己吃方便面,我心里难受……”1月13日,那琦回家看望老母亲时,听完母亲诉说弟弟白天做完消杀回来吃饭的情形,她难过得再次落泪。

  那君的住房是2003年的房子,89平方米,一家三口住在一起,儿子那嘉文在一家私企工作,工资也不是很高。对于父母做公益、捐款的事情,那嘉文一直都是支持的,他以爸爸妈妈为荣。

  “我和那君有一个共同特点,就是心很软,都很善良,看不得别人家遇到难事儿,特别是看到孩子患病,碰到这样的事儿,我们就商量着多捐点,有时候,他通过微爱团队捐一份,我也跟着再捐一份。”那君妻子朱波说。(来源:半岛晨报 编辑:崔陶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