辽宁文明网
"寻找最美乡村"古砬子残奥冠军心中的最美家乡

首页>农村精神文明建设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18

  乡村小传

  古砬子村位于沈阳市浑南区沈抚新城管委会农村工作四局东南部,东与铁岭市交界,西至花果山神秘谷景区,南与湾沟村相邻,北与章子沟村隔道相望。

  古砬子村现有农户175户,560人。全村总面积3652亩,其中,耕地面积2130亩,林地面积1080亩,森林覆盖率52%,果园面积200亩,其它用地面积500亩。种植业以玉米、林果采摘、绿色无公害蔬菜为主,养殖业以生猪肉牛为主。

  从佟家峪一路向北,车轮所过之处皆绿得醉人,仿佛在林海中穿梭,经过1个小时的车程,记者到达当天寻访美丽乡村的最后一站——浑南区古砬子村。

  “与世隔绝” 大山深处的桃花源

  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山村,四面环绕的群山让这里“与世隔绝”,山下一条“玉带”蒲河从村中穿过,古朴的农家小院如玉珠般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河岸两侧,整个村子安静的好似只能听见风声,让人忍不住深深呼吸,想要敞开怀抱尽情享受这份静谧和温馨。

  伴着夕阳,记者走入村中,随即被眼前所见深深触动:坐在广场上读书的孩童,正在锻炼的老人,冉冉升起的袅袅炊烟……原来屋舍俨然、阡陌交通、鸡犬相闻的桃花源真的存在,就在眼前、就在脚下。

  古砬子村不仅有美丽的风景,更有着厚重的历史。古砬子村的历史可以追溯到600年前。相传在近600年前,有一个叫刘泰的人路过此处并在此安家,并将此处起名叫做刘泰村。因此处山清水秀、土地肥美,越来越多的人来此生活,便在后金天聪九年将刘泰村改名为柳台村。“再后来又从柳台村改名叫古砬子,砬子就是石头的意思。你要是站在咱村后山上一看,两边的山一座龙形一座虎形,因为山上石头多,就叫古砬子了,但是具体从什么时候改叫古砬子谁也说不清”,今年93岁的村民王伯成说。

  在古砬子村现有的175户人家中,有30多户为满族,全部姓傅。如今傅姓家族最年长的老人傅启明给记者讲述了家族的历史。

  在100多年前,满族正白旗的傅姓两兄弟来到古砬子生活,后清政府征召满族士兵,两兄弟中的弟弟便去往京中当兵,并在抗击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中立下战功而死。清政府后赐予傅姓家族“世袭罔替”俸禄,从两兄弟中的大哥开始,往后每一代的第一个男丁均可享受四品官员的俸禄,“一直到我太爷爷那一辈,再往后就没有了。”现今村中的30多户傅姓人家均是两兄弟的后世族人。

  饱经风霜 风云古寺残碑尚存

  沿着村路往东南而去,在距离村口1000米左右的山脚下散落着几块残碑,已然模糊的碑文展示着曾经的风霜。王伯成老人告诉记者,这是古寺风云寺的遗址。

  风云寺始建于公元1431年,后分别于后金天聪九年(1635年)和康熙十八年(1679年)重建,重建后的风云寺为沈阳城内慈恩寺的分寺。

  见到这几块残碑,王伯成老人不免回忆起当年的光景。古寺坐北朝南,院内建筑分为3路,正面有山门3座,两侧为厢房。一进山门便是天王殿,面阔3间,殿内有四大天王塑像,手中分别拿着武器,法相庄严。绕过塑像从天王殿后门而出,沿着石头与青砖铺成的院路走上3、4米即到达风云寺的正殿,正殿中供奉释迦牟尼佛、南无普贤菩萨和南海观世音菩萨。南海观世音菩萨法相为滴水观音造像,手执杨柳枝,正以甘露清凉净水洒向人间,护佑天下人人幸福,生活安定。

  王伯成老人告诉记者,早年风云寺的香火很是旺盛,每逢初一十五前来进香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,后来因某种原因被拆毁,一直废弃至今。

  山水有情 英烈长眠风骨长存

  一方山水有一方风情,生于斯长于斯的古砬子人有着如这方清隽山水一般淳朴善良的性格。在风云寺遗址以西约400米的山脚下有一片“八路坟”(因当地村民习惯将东北民主联军的军队称为“八路军”,因此得名),解放战争时期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战斗,东北民主联军战士伤亡惨重。战后,古砬子村民不忍战士暴尸荒野,用牛车将尸体拉运到此处埋葬,便有了这片“八路坟”。

  当时究竟是何情景,伤亡怎会如此惨重?村书记王连勇为记者解答了疑惑,原来王连勇的姥爷历福生就是那场战斗的幸存者之一。那是1946年的3月,历福生所在的军队在古砬子村南侧的山脚下埋伏,准备在合适的时机伏击国民党军队。3月的古砬子寒风依旧刺骨,漫山遍野的积雪还未全部融化,埋伏了一天一夜后,绝大多数士兵都冻的手脚僵硬,不得不起来活动,谁知却被山上的国民党军队发现了。随后国民党军队立即发动炮轰,战士们虽顽强抵抗但却因武器装备落后加上所处地势不利,在国民党军队的连番轰炸之下,一个团将近300名战士仅有2、3人幸存下来。

  1999年“八路坟”被迁至望滨村南侧,在这之前,每到清明时节皆有村民前来祭扫。

  人杰地灵 土道上跑出残奥冠军

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古拉子村虽隐藏在大山深处,但这里却走出了世界冠军。

  熹微天色中,一个格外高大的身影从对面而来,王连勇告诉记者,这是从他们村“跑出去”的世界冠军孙启超——2016年里约残奥会田径男子400米-T12级冠军。

  孙启超出生于1994年,身高1米86,腿长步大,从小就喜欢跑步,小时候跑遍了古砬子的山上田间。孙启超从外表上看与常人无异。虽然总是说看不清楚,但因为并未对生活造成多大影响,所以起初家里人也没发现他的视力有问题,就连小学他也是在正常学校就读。直到12岁时,经过检查孙启超被确诊为视网膜半脱落,为视力二级残疾。

  2008年,孙启超14岁,想要学习盲人按摩,便在母亲的陪同下到培训学校报名。就在报名时,孙启超的母亲听别人说起残疾人青年队正在招纳人才,就带着他去参加考试了。

  就这样,孙启超踏上了奔跑之路。

  通过考试后,孙启超直接进入省队并一直练习短跑,两年的时间内就达到了运动员二级水平,并在第二年的全市运动会上获得了田径男子400米亚军。那一年,他才15岁。

  残疾运动员的每一次成功与常人相比都更为不易,孙启超也是如此。虽然视力能看到1-2米,但由于清晰度有限,再加上跑起来速度快,奔跑时就像在浓雾当中一样。

  对于孙启超来说,比赛时更多的是需要克服心理上的恐惧感,“因为并不知道前面的路是什么样的”,孙启超说。

  刚开始训练时,孙启超因为看不清周围环境经常跌倒,还看不清楚教练的动作示范,“只能在脑袋里一点一点揣摩教练说的动作要领”,而这需要比健全人多付出几倍的努力。

  努力终究会有回报,随着身高的增长,孙启超腿长的优势越来越明显,在刻苦的训练之下,他的成绩突飞猛进,一步一步地从这个小山村跑到了世界之巅:

  ●2011年全国残运会获得400米-T12级冠军;

  ●2014年仁川亚残运会获得400米-T12级冠军;

  ●2015年全国残运会获得400米-T12级冠军;

  ●2015年多哈残疾人世界田径锦标赛获得400米-T12级亚军;

  ●2016年里约残奥会获得田径男子400米-T12级冠军,男子T11-13级4×100米接力亚军;

  ●2017年第八届残疾人世界田径锦标赛获得男子T11-13级4×100接力冠军。

  孙启超告诉记者,自己去过全国和世界多地训练、比赛,但在他心中,家乡古砬子村是最美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