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中央文明网|头条|要闻|图片新闻|公告|文明播报|讲文明树新风|文明创建|农村精神文明建设|志愿服务|道德模范|好人|未成年人|辽宁文化|我们的节日|视频|评论|专题
  • 辽宁文明网站群 | 沈阳 | 大连 | 鞍山 | 抚顺 | 本溪 | 丹东 | 锦州 | 营口 | 阜新 | 辽阳 | 铁岭 | 朝阳 | 盘锦 | 葫芦岛 | 海城 | 凤城 | 全国地方文明网站群
  •    
    您所在的位置:辽宁文明网>地方传真>诚信故事
    【法治诚信】大连于秀军:被群众称为“活菩萨”的接访员
    中国文明网辽宁联盟网站  发表时间:2016-04-29
    字体:[][][] [打印] [关闭]
     

      七嘴八舌的诉说、不时响起的叫喊、此起彼伏的电话,令人应接不暇——但他却不慌不忙,笑呵呵地招呼大家,像唠家常一样很快让混乱的局面归于平静。在大连中院,有一位被群众称为“活菩萨”的接访员,他就是将近花甲之年的信访一处副处长于秀军。

      他没少挨骂,甚至挨打,但上访群众都信任他,视他为亲人——即使是那些缠访、闹访的信访者也不例外。 原因无他——“言必行,行必果” ——他始终以对群众的赤诚之心,以法律为准绳,公正处理上访群众的合理诉求,疏导上访老户的不合理诉求。

      于秀军1979年11月到法院工作,历任法警、书记员、审判员、法庭庭长和普兰店市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、副院长等职务,2012年被大连中院党组任命为信访一处副处长。他先后3次荣膺省\市劳动模范,4次被评为省优秀法官、省廉政标兵,5次荣立二等功和三等功,多次被最高院通报表扬,2013年被授予“全国法院系统先进个人”称号。

      30多年来,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司法公信、法治诚信的信条,即使临近退休之年,仍然坚守在最苦最累的信访工作前线,坚持有访必接、一诺千金。

      故事1:“老于是个‘活菩萨’”

      镜头一:2013年9月18日8∶30,信访大厅门口

      上访者刘某身穿写满“伸冤”的外衣,一度失声痛哭,几十名上访者围着她起哄。原来,刘某女儿被判刑,老人不服,要求提起再审。

      “大姐,你别‘哈呼’(欺负)我行不?咱们其实坐在一条板凳上,只不过你上访、我接访。”等刘某骂完了,于秀军开了个玩笑,“大姐,我听明白了,我想说三句话:第一,你上访我可以理解,但是行为过激,这不有理也变无理了吗?第二,你姑娘这个案子证据确凿,法官没有判错,你相信你姑娘,但法律相信证据。第三,这件事情不是无路可走,你回去后仔细搜集一下相关证据,找齐后你随时来找我好不好?”

      “那好吧!”

      “大姐,我再多说一句,以后不要拿这些‘道具’来上访,这么多人看着你心里就得劲呀?”刘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急忙辩白:“我这不也是着急吗?”

      “你看你,听到对你好的话你就乐,听到不好的话你就急眼!”

      刘某“扑哧”一声笑了,围着的人也乐了,空气中的火药味也烟消云散。

      镜头二:2013年9月19日9∶00,接待室

      “你们是大骗子!我有严重的肝病,我快死了,你们不给解决我就天天来!”这名女子是一名甲肝患者,由于丈夫案件申诉期限已过,为给相关方面施加压力陪丈夫来上访。一听这话,上访群众脸色大变,纷纷起身离开,但于秀军不为所动,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大家不必惊慌。我讲三句话,第一,我要表扬你,其实你很善良,你想提醒大家这儿很危险;第二,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讲的那样,我都要骂一声浑蛋;第三,无论如何也不能受理,毕竟这已经过了期,你还是先回家养病,我再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”。

      “好,我相信你,剩下的事情你给我办!”

      “大妹子,你就放心吧!老于做不到的事他不会答应,只要他答应你的事肯定会办好。”坐在一旁的法官说。

      这只是于秀军无数个接访工作日中极为普通的两个片段——只言定千心,无论面对什么样的上访群众,无论面对多少人,于秀军总能用带着“海蛎子”味的“群众语言”化戾气为祥和,赢得访民尊敬——“老于话糙理不糙,他的话我们愿意听,别看我们经常欺负他,可心里都服他,俺们都叫他‘活菩萨’。”

      2011年,鉴于日益繁重而复杂的信访形势,大连中院成立“大信访”工作平台——信访办公室。经过反复权衡,院党组决定起用老将于秀军。本可退居二线的他义无反顾地挑起了信访接待工作大梁。

      十八大召开前,于秀军参与进京接访。为方便上访者,于秀军将手机号码一一告知他们。回大连后,他每天要接听近百个电话,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沟通、催办、逐一落实。知情人说他傻,他一笑置之,“谁没事也不愿意到处奔走,来找你是对党和政府的信任,群众难受着来,不能让他们难受着走。咱们傻一点,老百姓的怨气就少一点”。

      在信访一线,于秀军年龄最大,但接访人次却最多,而且往往是“组团”接待,经常十几个上访人挤在一起,在他看来,这样可以提高工作透明度和工作效率,增进理解与信任。然而,效率背后却是成倍的付出。每周一,家住普兰店的于秀军一大早就坐上到大连的火车,八点准时出现在接待大厅,喊哑了嗓子、跑断了腿,半年下来,体重从168斤锐减到138斤。看着急剧消瘦的丈夫,妻子李园别提多心疼了,“秀军每次回家,脸色都很差,话也不愿说,好几次在大连生病我都不知道,我劝他悠着点,可一到星期一还是照样,每次他带上门的那个动静,我听着就揪心。”

      李园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。 

      2012年6月的一天,接待室门外突然传来“梆梆梆”的声音,于秀军抬头一看,原来是他在北京接待过的一名上访老户万某正操一根大木棍砸门。于秀军连忙开门招呼他,话音未落,棍子朝于秀军的脑门砸去。看到这一幕,屋里的人都惊呆了,一位上访老户闻讯赶来:“老兄,你不讲究,要不是老于你差点死了,你还打人家?” 

      原来,2012年,万某进京上访时突发心脏病,于秀军凌晨3点接到电话后,和一名同事火速将其送往医院,并掏出准备为自己岳父买药的钱给万某垫付了医药费,在病房里一直守到第二天,看到万某苏醒后才离开。当时万某十分感激,但回大连后仍不间断上访,每次动辄砸门、高声喊叫,于秀军均耐心劝解。

      此时,看到于秀军的头上鼓起了包,面对大伙的指责,万某自知理亏。于秀军一手捂着头,一手朝大家摆了摆手:“没事了,大家都坐下。老人家,我知道你当我是自己孩子才会朝我撒气,但咱们还得讲道理不是?您坐下,咱们慢慢唠。”

      “信访工作苦、累、气、烦、险五味俱全,身体和心理长期超负荷紧张,但我从没听谁反映秀军红过脸、动过粗,他总是笑着把危机化解于无形,他是我们的定心丸。”提起于秀军,大连中院院长李威感慨万分,“信访工作者少有鲜花和掌声,他们就像天天推着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,但秀军不抱怨、不气馁,他用民间智慧和群众语言做群众工作,他就是积极践行群众路线最好的注脚!” 

      故事2:“做群众工作不能梆梆硬!”

      “大妹子,你也来上访吗?我看你一直不吱声,这都下班了啊!”

      “哦,我是替俺爸来看大兄弟的,这些年俺爸来上访就服这个大兄弟,现在他不上访了,我没事的时候就想来看看大兄弟。”

      2013年中秋节前夕,在信访接待室,一位红衣女子引起了上访户的注意——她只是静静地坐着,等接待完了才掏出自制的月饼——原来,她是“上访专业户”李某的女儿李晓红,她口中的“大兄弟”正是于秀军。

      李某是一名退休工人,因原单位少发了取暖费将该单位告上法庭,后来原单位返还了取暖费,并当庭道歉。老人要求召开员工大会赔礼道歉被拒绝。此后,他每天身穿自制的上访马甲到法院高声喊叫。工作人员多次劝解,并找到该单位领导、工友做通其工作,但老人消停一阵后依然定期上访。于秀军详细了解事情经过后,没制止老人,而是拉起了家常:“大爷,您又在这吊嗓子哪?”“对啊,天天在家憋得慌,在这儿喊两嗓子就当晨练了。”

      几天后,于秀军将老人请到了接访室:“老爷子,我想跟您讲几句话,第一,您锻炼身体可以,但是不能违法,更不能过分,过分就伤身体,也伤天理了;第二,您要求赔礼道歉这个要求不过分,但是开大会就超出了常规,现在不是人家不讲理,而是您不讲理了;第三,您孩子都那么优秀,您这样不怕丢孩子们的脸吗?”

      “我也知道影响不好,就是气没顺过来!”原来,老人认为是原单位领导打击报复,所以一定要开大会承认错误。“老爷子,这只是您的猜测,您看当庭道歉时那么多老同志都看到了,您还要开大会批斗谁呀,现在可不是文革了。”于秀军又开起了玩笑,“都说老小老小,您看小孩饿了当然要吃奶,但如果吃饱了还哭闹那就是刁孩了,咱们不能太过分。”于秀军还与他约法三章:多参与社区活动排解孤独;身体不适、天气不好的时候尽量不要来访;不着奇装异服、不诽谤他人,文明上访。此后,老人逐渐不再闹访,老人的转变连女儿都倍感惊讶:“俺爸那脾气是一点就着,为了上访这事我几乎和他翻脸。有一回他不爱听,拿拐杖把茶几都敲碎了,但于大兄弟的话他是真听进去了。”

      这样的事,于秀军自己都不记得处理了多少,但李晓红却记住了他。一次,在接待一位老人时,一位年轻干警说了句“您这事按规定不该我们管”,于秀军听到后悄悄把他叫到一边,“小伙子,咱们做群众工作不能梆梆硬,如果光凭政策和规定就可以解决所有信访问题,还要我们做什么?”。

      针对群体上访,于秀军摸索出一套“五步真言”,使上访群众感到心安有着落,保证初信初访处理到位,防止问题复杂化和矛盾上交;针对上访老户,于秀军坚持“望闻问切”四诊法,做当事人的“法律顾问”与“心理医生”,尽量引导当事人走上法律程序,用亲人般的温暖化解其心结,对那些法律程序之外的疑难社会问题多方奔走,让当事人迈出多年不能自拔的信访泥潭。经过他细心的工作,先后有几十名上访老户最终息诉罢访。

      严某的丈夫几年前被单位开除,对相关法律规定不理解的她屡屡上访,并扬言要炸公交车。前几次接待时,她甚至带了偷拍设备,于秀军没有点破,只是站在她的立场分析案情及误区。直到第三次,于秀军才委婉地提醒:“大妹子,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在偷拍,为什么没有制止你,我想告诉你我们行得正、坐得直,不值得你费尽心思。”严某顿时脸红了,于秀军笑着批评她:“大妹子,我知道你心里有怨,这股怨气把你都扭曲了,你要是不陷在这里面,你将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强人。”

      此后,于秀军又多次开导严某,建议她转移生活重心。在于秀军的感召下,严某积极参与社区活动,还参加了卡拉OK大赛、老年模特大赛,“我现在就像换了个人一样,他的身上有很多正能量。

      随着来访次数的增加,严某越来越敬重于秀军。“其实老百姓也不是不分好赖,你在做,别人在看。他是个靠得住的人,所以咱们都愿意找他。”严某说出了心里话,“一个人只有被感动了才能彻底放下心中的仇恨和利益。大哥从不嫌乎老百姓,这让我们特别感动,来上访的大部分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,他经常把自己的水杯递给他们,有一次一个老人破口大骂,唾沫星子都喷到他嘴上了,他擦都没擦继续接待。”

      故事3:光耀莲城

      19年间,于秀军辅佐5任院长,先后化解了铁西区数百群众因住宅质量围堵市委大院、周某抬着父亲灵柩组织车队上访、姜某身绑炸药包威胁村委会、徐某意外死亡冷尸五年等多起棘手事件,尤其是在处理铁西区数百群众因住宅质量围堵市委大院突发事件中,“四句话解决问题,只言顺千心”的故事在当地群众中广为传颂。

      2001年秋天,普兰店市铁西区因新建住宅质量问题引发大规模群众上访,上千人涌到普兰店市委大院,声讨开发商。当时市内主要通道被堵塞,聚集围观群众越来越多,大有冲击市委办公楼的趋势。危急时刻,市委同法院商量,立即调主管民事工作的于秀军前来。

      于秀军接到指示后立即赶到现场,面对黑压压、情绪激愤的人群,他感到事态的严重性,他迅速扫视一下全场,然后站到花坛边沿,向群众摆了下手,声音严肃而低沉,“我是法院的于秀军,请听我说几句话!”群众渐渐安静下来。

      “第一句”于秀军顿了顿,一字一板地说,“尽管你们今天的行为是不合理的,但,就上访的理由来看,你们是有理的!”

      “哗——”整个大院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,“说得好,法院公平啊”。

      “第二句,今天站在这里的,真正涉及自身利益的只有几百人,其余的都是在看眼,你们看眼没错,但无形中却给市委、市政府的工作带来很大麻烦,所以,我请求看眼的群众离开。”说到这里他又扫视了一下,人群开始松动,有人慢慢开始往外移动,但脚步却很慢,还想看个究竟,但于秀军已然心明如镜。

      他接着说,“第三句话,市委、市政府对群众合理要求非常重视,已经多次责令开发商和建筑商采取有效措施解决问题,很多问题已经达到预期效果,并且还在继续努力,坚决维护群众利益!”

      “第四句话,只有一句”,此时全场群众静悄悄地,都竖起耳朵想听听这句话的内容,“牵涉住宅质量问题应走法律程序,请你们选出代表,马上跟我到法院,法院的大门向群众敞开,保证公平解决!”群众纷纷点头称是,掌声再次响起。他们跟在于秀军身后,纷纷离开市委大院,被堵塞了几个小时的交通畅通了,一触即发的危险场面恢复平静了。

      “四句话解决问题,只言顺千心哪!于秀军是咱老百姓的好法官哪!”此后,于秀军的名字在当地群众中传开了。

      故事4:掌声响起

      2009年7月,刚参加完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的于秀军还没进家门就接到通知,让他迅速赶往北京最高法院报到,加入最高院为维护国庆60周年成立的接访组。此时正值97岁老父亲病重之际,住在医院重症监护室,被告知最多只有三个月的生命期限。一面是病床上的老父亲,一边是工作的召唤,孝顺的于秀军安排完父亲的治疗事项后,毅然赶赴北京。 

      在京畿重地河北,他用坚定的政治责任感,提出要克服烦躁情绪、引导当事人漫无边际的情愫、站在当事人立场研究案情、答复问题多打比方等,开创了“一说二看三问四听五答复”的工作模式,正是由于他善于倾听、勤于沟通、积极换位思考,赢得了群众信任,成功化解一起涉及万人、标的额超亿元的集团诉讼上访案件,避免了一起在国庆期间搞大规模游行的事件,中国法制日报记者王斗斗以《我亲历了群众信任法官的掌声》的报道记录了这个现场。

      “我是3号接谈员,请坐!喝点水。”于秀军说。 

      李秋月情绪有点激动,她1997年就拿到判决,可到现在还没执行。一时间,千头万绪,证据、埋怨、上访的辛苦,恨不得一股脑儿倒出来。 

      “请稍等一下!”于秀军笑着说:“我先向大伙儿介绍一下接访的程序,大伙儿心里有个数:一交代,即说明自己的上访目的;二看,给我一点时间看你们的材料,弄明白你们是针对什么问题上访;三问,就是我看不明白的,问你们;四研究;五答复。” 

      于秀军接下去对李秋月说:“我看出来了,你能说,那就先由你告诉我,你们上访的目的是什么?用最简洁的话说明白。”李秋月笑了,情绪稍有缓和,大声说:“我们上访的目的就是要求把这个案子给我们执行了,把钱还给我们这些180多个上访的人。”

      看过材料,于秀军抬头说:“你们这个情况,我三句话概括:房地产开发公司向老百姓集资建房,之后未兑现承诺,法院判决后未执行。对吗?”五位代表纷纷点头:“对!对!” 

      了解案情后,于秀军说:“我有三句话要对你们说。第一,我代表最高人民法院向你们致歉!判决这么多年了,没有及时执行,对不住你们了!第二,不管这个案子因什么原因,没有执行好,你们都应该理解省市两级法院,因为他们对案件进行了及时判决,并且也在积极执行。但是,法院的工作也有不完善之处,虽然执行有困难,但应该和你们讲明困难在哪。第三,你们有福气,你们申请了诉讼保全,而且你们保全的财产没有流失,我们现在就是想办法让两级法院重视这个案子的执行,尽快给大家解决问题。”

      “最后,交给你们一个任务”,于秀军说,“三天后按要求交一份材料过来,一周后由接访组长亲自向相关法院提交请求,督促解决。你们看这么处理行吗?”

      “好!”接待室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     
        来源:辽宁文明网|编辑:宋长春
     
    辽宁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    【技术支持】中央文明网 东北新闻网 ©版权所有,保留所有权利